酒吞碗里来

咲かせよ华を 浮世は刹那

事实上画完卡卡就没有了动力……
于是搁笔裁掉雷总的头假装画完了
@君栖君不栖 

【雷卡】加冕(1)

人类雷总x半精灵卡pa,背景为魔戒
食用愉快 @君栖君不栖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


雷狮看到他刚到手的“货物”坐在溪边,从镶着金边的轻薄长袍中垂下裸露的双足,密林将阳光剪成碎金,斑斑驳驳打在他的身侧、头顶、发梢——以及那对显然不属于人类的尖耳之上

“货物”被粗制绳索束缚着脖颈,刻上奴隶的标志,却表现得平和而安定。

他扫了一眼作为货物的那孩子被锐器砸伤的手腕。
半截瓷白的皓腕撒着紫红伤斑,皮肉绽开,显出不再流血后的苍白死气。不悦地皱起了眉头,雷狮心中升起些许对运输人的不满。
——幽暗密林的瑟兰迪尔王对其它种族向来称不上友善,精灵们的态度同人类的排外性,使女性精灵与人类私通的孩子,在双方种族间一度讨不了好。
但运输人该保护好他,雷狮想着。这是交易,运输人该保证货物完好。

这将是一笔大生意。
他要带着“货物”渡过长湖镇、横穿密林,最终到达人类的国度,刚铎——同时,那亦是雷狮自己诞生的地方
有一位据说声名显赫而不愿透露身份的贵族派人委托了臭名昭著的“海盗”,把这可怜的半精灵带去他的身旁

名为卡米尔的幼小半精灵沉默寡言,同雷狮从前见过的那些闹腾的幼童相比甚是省心。他有点儿开始喜欢这孩子了——尽管他眼神称不上乖顺,可至少不给人添麻烦。
于是雷狮眯了眯眼,冲那孩子提高声调喊道“卡米尔!”
这在精灵语中的意思是失落之物,他无法看出母亲一方对这孩子的态度如何。他只看到结果。那位精灵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而卡米尔没有扭过头,他依旧背对着将要把自己标价出售的商人,垂下了眼眸,带着十分的警惕与冷淡。继承自精灵母亲的蓝色眼眸在暖阳里却结着冰
雷狮啧了一声,高高扬起眉梢,一直以来性格恶劣的“海盗”阁下却生不起一星半点气

【占tag致歉】雷卡破万点梗

雷卡破万祝贺
虽然只是一条咸鱼
但还是决定斗胆来一发点梗…!?
画风空间可见,文勉强…可以吧w
大概没人,自娱自乐

共产主义海盗重锤!(bu
先撸雷总。有时间补卡

就……问问有没有dalao愿意来玩儿接力啊OVO

——————————

右腿膝间流出温热粘稠的液体,他几乎不怎么能感知到自己小腿的存在。失血过多使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打着颤,只能以单脚缓慢地回转,做出防备的姿态,看起来甚至有些滑稽。
——众多前来狩猎的参赛选手们方才终于找到了他的一丝破绽,以最初一个面庞陌生男人的死亡,换来了卡米尔行动能力的每况愈下
卡米尔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在皮肉被割裂的同时,死者破釜沉舟的一击不幸地斩断了他膝间的韧带
而这几乎是致命的

【雷卡】勇者雷狮


瞎jb乱写
——————————

勇者雷狮,威名远扬
他仿佛横空出世,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曾是什么身份
但当他名扬整个帝国,大家叫他勇者雷狮
传说他在一个月内达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壮举。

他穿过南方的黑暗森林,斩杀带来灾难的黑龙,把火山口的红龙钉死在山壁上,并将高傲的白色龙类——风之主,做成了他漂亮的龙皮靴。
他那柄雷神之锤就像是敲碎一颗鸡蛋一般敲碎了恶龙们的头颅
他的故事被吟游诗人们编成诗歌,广为流传。所有人都知道,勇者雷狮是如何绑着他那一成不变的星星头带,连灰尘都没有沾上、轻而易举地打败了使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巨龙
总而言之,他成为了一切龙类的天敌,同时又是所有在职场中摸爬滚打的勇者们学习的榜样。
每一位勇者都梦想着能够成为雷狮

而你,不是勇者,你是一只幼龙

你从蛋壳里湿漉漉地爬出来,至今不过一周,未被母龙舔尽的黏液仍然粘在你嶙峋的翅根上。你不像龙,倒像是长着翅膀的巨型蜥蜴

因此你在看到那个黑发紫眸、绑着星星头带的男人时,你不禁缩起身子从喉咙深处发出稚嫩的嘶吼

幼嫩的龙类体型比不过成熟的母龙,现在你趴在母龙收集的、从你身侧大片暴露出的财宝之上。你想到了你的未来——被一柄大锤敲破脑壳,脑髓与血液将从创口中流走,同时带走你那短暂的龙生

被誉为龙类天敌的男人唇边带笑,他甚至是心情愉快地跳进了这个世界树枝丫间母龙自以为建得相当隐蔽的龙巢
他的眸光阴狠,闪烁着野心勃勃而无畏的光芒,他无疑是个相当成功的勇者——也许同样是个成功的掌权者。但他的心是死寂的,就像最深的黑夜一般。
在你看到他的第一眼,你的危机感便在不断叫嚣着“你该离他远些”

他吹了声口哨,看着龙巢内的弱小你——与宝藏

“运气不错!”他说,这该是一次收获颇丰的轻松狩猎。他的肩膀放松下来

——初生的你柔弱无力,吐出的龙焰充其量只能算火星

他的笑容也变得不那么虚假。


你要知道,当他真心咧开嘴巴笑的时候,他甚至可以说是个带着些微孩子气而富有魅力的男人,而不是宛如恶鬼的龙类杀手

他那双套着拥有厚实鞋帮的龙皮靴的脚踩在金币堆成的小丘上,扫视着周围的财宝


然后他的目光定住了


——那是一对蓝宝石护腕,整块儿深蓝宝石上闪烁点点星光,镶嵌在一圈细碎的绿松石中央。前几天母龙袭击了北方的帝都,这是最令它骄傲的战利品之一
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人,笑容如冰雪消散。你无法形容他的表情
你只感知到恶意沸沸,恐惧如同小蛇在你的血管中游走
他抬起头,语气轻柔

“这是卡米尔的护腕”

当你回过神来,他——雷狮,已然走到了你的面前
他再度开始微笑,可这笑容使你毛骨悚然
“母龙会回来的、是的”
你的记忆到此为止


如同吟游诗人们歌颂的一般,雷狮像敲碎鸡蛋一样轻易地敲碎了幼龙的脑壳
他安静地蹲坐在幼龙渐渐冰冷的身躯之上
远处狩猎满载归来的母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为雷狮弄丢卡米尔的生母遗留下的护腕一事,他那残忍的恋人已多日没有让他踏进自己的房门哪怕一步

【雷卡】黏着系兄长


试图写糖
完全不甜啊(。)

流水账

校园paro
莫名其妙出现的安哥打了个酱油
前方巨大ooc出没
bug有
——————————

安迷修恋爱了

睡在他上铺的雷狮对此相当笃定——这不是废话么?平日里有谁见过这傻x骑士动不动打开手机憨笑,下了课还马不停蹄地往初等部赶?
雷狮看了眼初等部校门口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小矮萝卜们,啧了一声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安迷修吃枣药丸——只不过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大哥”
雷狮顺手接过挂着中等部吊牌的、卡米尔的双肩书包,应了一声
“好嘞”
要是让家里的老头子知道他雷狮对亲弟弟起了这种心思,怕是要打……不、以老头子对雷狮的迁就程度,还真不一定会因此打断他的腿
脑筋一个转溜,不留神,他的眼角侧却是险险闪过了宿舍楼旁侧的电线杆——
是的,卡米尔的宿舍距离教学楼仅有五分钟步程。
但雷狮偏偏每天放学便扎了根似的等在中等部门口。

雷打不动、风雨无阻。

认识的人吐槽他不是一两次,他却像是将这引以为傲
他开始上楼,熟练地用备用钥匙打开宿舍门锁
“……”
卡米尔看着雷狮重新将钥匙串在腰侧,终于还是一言不发


不得不说,凹凸高校的师资与环境确实不错——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拼破了脑袋也想挤进来。四人间宿舍宽敞明亮,门内空无一人,除了卡米尔的以外,另外三张床连铺都没铺上,散发清香的木质床板堆满了各类零食、甜品
这自然不会是偶然。迫于雷狮的淫威,卡米尔的舍友们一早便被赶走了,雷狮后台梆硬,学校也就权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雷狮一屁股坐在靠背椅上
“来,想吃啥?跟哥说,哥肯定亏待不了你”,又拍了拍卡米尔那细瘦的胳膊,大惊道
“这怎么又瘦了呢?学校伙食不好?我早说午饭也该回来吃!”
可卡米尔向来性子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得低低拉下帽檐道
“……没有,大哥”
“胡扯,明明瘦了”
雷狮皱起眉头,说着就起身走进宿舍配备的小厨房
——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卡米尔相反,雷狮有一手好厨艺,尤其擅长撸串儿
“今天你哥我给你多打个蛋”
卡米尔面色刷的一下白了,站在门当儿
“……好”
他预见了自己胃部仿佛被撑爆般痛苦的未来